南昌记事:漫步儒子东

二维码
二维码加载中...

微信扫一扫到手机

随时看帖,分享到我的朋友圈

阅读数:45701| 回复数:38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09 本帖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 [只看楼主]
系统通知 05-10
奖励提现
小编评论: 本帖被小编设为首页推荐,特此奉上0.8元现金奖励。 此帖已符合人气赞帖要求,特此奉上1.8元现金奖励。 此帖已由小编设为精华主题,特此奉上8元现金奖励。
[ 本帖被 豆逗豆 设置为精华(2021-05-10)! ]
我的脚步,我的思绪,在我熟悉的、走过的,或是不熟悉、没走过的南昌城街巷徘徊。我想捡拾我的记忆。走在这曾经认为熟悉但却日益陌生的城市,我总感觉南昌渐渐失去了什么,是城市的文化底蕴?是市民的归属感?是街巷与居民血肉相连的亲情?是城市与人民灵魂交融的和谐?在钢筋水泥歌舞喧嚣高楼灯红朱门酒肉里,我们的母亲城南昌,是否失落了什么?还能从记忆里捡回来么?

咱们随意走走吧!就从八一大道孺子路口开始。靠羊子巷这侧,解放初是南昌七城门中顺化门的一段老城墙根,这记载了明代南昌建城史的唯一残留的古迹,在1959年左右清除了,建了服务大楼。这一片区域,老头在“羊子巷”文中说过,不再赘言。

我的回忆推开厚厚的棉被似的门帘,湿热的温暖的水汽扑面而来,冻得哆嗦发抖的身子很快暖和了。放眼望去,中间一条长长的甬道,似乎看不到边,甬道两侧是一列列的床,床之间留有一人宽的间隙。床的上方悬挂着长长的竹篙,有人不断地举起撑衣杆(南昌人叫划叉子),把众人脱下的衣裤挂起。那人三十许年纪,长得鬼怪精灵,像侯宝林,又像周立波。他一边举杆,一边说着笑话,说的是他与一个“射子”(南昌人称斜视的人为射子)的交往。他述说如何碰到一个射子,如何避让一边,结果反而是两个人来了个头碰头。他又如何站立不动,让射子直撞过来,反而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。然后他与射子成了朋友,射子给他敬烟点火,如何对不准,烧了他的嘴。他手脚麻利,边做事边大侃,众人已是笑不可支。“戳打jie娘”!他说: “射子射上天,点火爷恰烟,烧到了爷咯嘴,戳打嫩短命鬼!”。众人捧腹大笑 ,真的有人笑出了眼泪。

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日子,父亲带少年的我到服务大楼二楼公共浴室洗澡。当年的服务大楼有“三绝”享誉南昌: 肉包子、照相馆和浴室。这里曾经是南昌最大的公共浴室,在冬天寒冷无处洗澡的老南昌,它是冬天里的一把火,是享受如神仙的地方。父亲告诉我,这位澡堂服务员就是南昌名声如雷贯耳的说唱大师筱贵林。以后我慢慢知道,筱贵林出身贫寒,自幼勤奋好学,少年时便走街靠卖梨膏糖谋生,自编歌谣边唱边卖,生意兴隆。后来改说评书,成为茶客最欢迎的明星。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年月,私营茶楼匿迹,筱贵林过了一段在街巷旮旯“说传”的日子,后来被安排到服务大楼工作。筱贵林靠自学识文断字,读了不少演义性质的书籍。此人才思敏捷,来自社会底层,懂得开发底层老百姓的笑点,开口即招来哄堂大笑,语言虽然粗俗甚至有些下流,却极受市民热捧,这为他日后受聘演艺界打下坚实基础。

顺化门老城墙根、服务大楼“三绝”、筱贵林,还有这整个一片,民国风的小巷徐西巷、鸭子塘、荆波宛在、豆腐卡头、染坊元宝石,都黄鹤一去不复返了……

往马路对面看,如今是电信大楼。老辈人说,以前这一片区域,除了有一家江南会馆,都是教会的地盘。解放前,这里有家规模不小的教会医院,叫做惠安医院,解放后停办了,地盘大部分归了省委党校,小部分以后做了邮电大楼。这些说法已不可考,希望有相关人士发掘研究。邮电大楼在家家装电话的年代改名电信大楼。

再往象山路方向走,在孺子路和系马桩交界处,荆波宛在的对面,以前这一片叫做应天寺,到小桃花巷为止。清朝后期,基督教会在这儿建了一座基督教堂(不是松柏巷的天主教堂),叫做布恩堂。上述所说的惠安医院,据说是布恩堂筹资兴建的。1906年,震惊中外的“南昌教案”发生,这次教案有九位洋人被杀,布恩堂的牧师夫妻与他们的女儿被当街杀死。

布恩堂在民国时期和解放初,是南昌人举办西式婚礼的主要地方。我小时候到过布恩堂,绿树森森,有一棵大樟树特别醒目。教堂有高大的门楼,进门后,可以看到,教众的祈祷区和牧师的布道区各挂有一盏很亮的灯。我没有见过这里举行西式婚礼,但是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念过的民谣:
矮婆子矮冬瓜,
梳洋头,戴洋花,
洋鼓洋号坐汽车。
汽车嘟嘟叫,
坐到高门楼。
高门楼里两盏灯,
老公老婆站两边。
中山马路长又长,
矮婆子结婚不拜堂。
从这民谣可以看出,解放前有钱人家的西式婚礼很排场,洋鼓洋号一直吹打着,汽车从中山路穿过荆波宛在到达布恩堂。新娘头戴玫瑰花冠(戴洋花),身披婚纱,想必明艳动人。可是当年的普通市民对不拜堂的洋式婚礼很不认同,语言里满是调侃。

大约在1965年以后,布恩堂这一片清除了,地皮给了省卫生厅,以后这里建了卫生厅宿舍。现在又拆除了,围了一大片,不知道要建什么。

再往象山路方向,如今的公交“南海行宫”站牌旁边,以前是南昌最大的豆干社。我理解它应该是公私合营后,收纳许多私营豆干作坊而成立的国营“南昌市豆干合作社”。豆干社有大功于南昌市民。在动物蛋白紧缺的年代,豆干社为南昌市民提供了优质的植物蛋白。相比于其他城市,南昌的豆干从没有断供,而且豆干票发放比较宽松。那年月,南昌市没有听说有人因浮肿病死去。这一切,豆干社功不可没。

小学时,由于好朋友洪国平住在豆干社斜对面,我们经常想去看做豆干,可惜豆干社不让进入工作场地。我们只看到,每天从早到晚,各菜市场的采购人员排着长队领取豆干。有次我们挤到作坊门口向里面瞄了一眼,作坊里雾气腾腾,温度很高,只见一个个工人,端着上面码放一摞摞豆干的木板,几乎小跑一样送往出货口。那汗流浃背的形象,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。

这一片现在是检察院宿舍区。我曾想,这里应该竖一块碑,记录下豆干社工人们为南昌市民所做的贡献。

再往前走,就到渊明南路和洋船头了。渊明南路曾经叫国货路,也有七七八八很多值得捡拾的南昌往事。国货路上曾经有一家“江西大舞台”,民间称它江西大戏院,应该是南昌当年最大的戏园子。京剧团一级编导、南昌民俗专家涂少昆先生写过许多回忆老南昌的文章,他说,感觉南昌越来越陌生,我深有同感。这一路走来,走啊走,走过了多少年华,才走了短短一段路,多少记忆中的地方,消失了,包括眼前的洋船头,消失了!象山南路消失了什么?下回再说吧。

城市是有灵魂的。她的灵魂有两重。其一,是一座城市或辉煌或平淡的历史与传说,比如南昌的海昏侯、八一起义、浴仙池(洗马池)、万寿宫等等,等等。其二,是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我们的祖祖辈辈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。他们在这儿出生,在这儿建设劳作、吃喝拉撒、结婚生子、终至辞世。他们的血肉汗水已经融入了这座城市,他们的灵魂化为了城市的灵魂!

挽留这座城市的灵魂,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,然而,它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。

20 38

20人点赞

热门回复
jxgome 发表于:05-10
年代太久远了,这些快要湮灭在时代的长河里了,来地宝的大部分是年轻人,他们估计都没听说过,听着可能会有些空洞,没有画面感。
1
强花之恋 发表于:05-09
谢谢你!你的文章我看过,真棒!
感谢,能得到您这么有才的人的夸赞真的很荣幸
1
最新回复
强花之恋 发表于:05-09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满满回忆杀
0
“江西大舞台”原址现在成了单位宿舍,危房以列入拆迁计划.
0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09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 [只看该作者]
谢谢你!你的文章我看过,真棒!
0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09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 [只看该作者]
“江西大舞台”原址现在成了单位宿舍,危房以列入拆迁计划.
谢谢您告知,我不知道这些了,有很长时间没去那边。
0
[ 推荐为 精彩回帖2021-05-10 08:43 ]
谢谢你!你的文章我看过,真棒!
感谢,能得到您这么有才的人的夸赞真的很荣幸
1
老鼠1973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老南昌,满满的回忆
0
jxgome 发表于:05-10 [只看该作者]
[ 推荐为 精彩回帖2021-05-10 09:21 ]
年代太久远了,这些快要湮灭在时代的长河里了,来地宝的大部分是年轻人,他们估计都没听说过,听着可能会有些空洞,没有画面感。
1
喜欢秋天的味道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回忆是美好的,
0
甲鱼炒粉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一个城市的历史
0
李钰清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回忆美好
0
优优金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来咯
0
极米9527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老南昌人啊
0
没有风的帆 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 [只看该作者]
渊明南路那块,原来俗称小香港
0
epdci 发表于:05-10 [只看该作者]
这种文章应该多些,现在都"不认识"南昌,只是一个都市了.都不晓得怎么介绍南昌
0
我见过做豆干(各种豆制品),一般人吃不了那苦,热天太热,冷天冷手,还要有把力气
0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 [只看该作者]
老南昌,满满的回忆
谢谢您的评论!
0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 [只看该作者]
渊明南路那块,原来俗称小香港
小香港的称谓是1980年以后。国货路的抗日战争时期,渊明南路商家和居民抵制日货,首先在南昌进行改地名的壮举,抗日决心震撼南昌。这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历史。比小香港早40多年。
0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 [只看该作者]
我见过做豆干(各种豆制品),一般人吃不了那苦,热天太热,冷天冷手,还要有把力气
所以老头认为要为豆干社的工人们立碑。
0
南昌老臣 (楼主)发表于:05-10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 [只看该作者]
这种文章应该多些,现在都"不认识"南昌,只是一个都市了.都不晓得怎么介绍南昌
谢谢您能够重视南昌的荣耀。
0
早先,我还记得改革开放初期,孺子路旁的“小香港”,那人气爆棚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,不似如今的中山路,都没多少人来逛了
0
登陆后可回帖,享受更多功能 登录| 注册
表情

arrow

×
      图片

      arrow

      ×
      从电脑选择图片

      仅支持单张JPG、PNG图片文件,且文件小于5M
      想上传更多图片?发布后编辑帖子即可

      与TA有关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  绑定微信

        arrow

        ×

        绑定微信账号
        如何绑定?
       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        关注后确认绑定即可。